奥拉帕尼/奥拉帕利最适合的用法是什么?

  • A+

  奥拉帕利/是第一个获得FDA批准的PARP抑制剂。早在2014年,奥拉帕利就被批准用于携带有害或可疑有害的生殖系BRCA突变(gBRCAm)的晚期卵巢癌患者,且这些患者至少经过3线化疗。后来,基于Solo-2和Study19两个试验的结果,美国FDA批准对铂类药物敏感的卵巢上皮癌、输卵管癌和原发性腹膜癌患者使用奥拉帕利维持治疗。

培唑帕尼治疗晚期肾癌有效果吗

  在分子靶向中最早的临床试验是在2006年,常见的靶向药物主要有:2006年的索拉非尼和舒尼替尼;2008年的贝伐珠单抗;2009年 培唑帕尼 (帕唑帕尼),这些分子靶向药物在国外经过III期临床试验与传统免疫治疗对比,均取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,因此被批准应用

  在2018年的欧洲肿瘤内科学会(ESMO)上,试验Solo-1结果公布。公布之后我们才知道,奥拉帕利最适合的用法是BRCA突变卵巢癌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。可以延长新诊断晚期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(PFS)达3年之久。再然后便是2019年公布的PAOLA-1试验,打开了PARP抑制剂+抗血管生成抑制剂的序幕,在这个试验中发现,存在同源重组缺陷(HRD,不包括BRCA突变)的患者能在奥拉帕利+贝伐单抗中延长PFS达11.5个月。

  试验适用人群小结:1)BRCA1/2基因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线、二线维持治疗(一线:41月 vs 13.8月;二线19.1月 vs 5.5月);2)联合贝伐单抗后用于存在HRD(不包括BRCA突变)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(28.1月 vs 16.6月);3)铂敏感晚期卵巢癌患者维持治疗(8.4月 vs 4.8月);4)携带BRCA突变基因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三线后治疗(客观缓解率(OOR)=34%)。

  

免责声明: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/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,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。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。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,助力生命,点亮生命的曙光!。

weinxin
/wp-content/uploads/logo/yaodaoweixin.png
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