帕博西尼(Palbociclib)在K-RAS突变的肺癌中或有一席之地

  • A+

  雌激素受体传导通路与Cyclin D1-CDK联系密切,可能与乳腺癌细胞对抗增殖药物的敏感性相关,尤其是联合内分泌治疗时。不但如此,这些药物也在K-RAS突变的肿瘤中做出了很多尝试。3月31日,美国FDA批准了帕博西尼()联合AI应用于HR阳性,HER-2阴性的转移性/进展期乳腺癌的一线治疗。数据来源主要为2015年和2016年两年FDA授予该药物扩大适应证的加速评审资格。

治疗丙肝的首选方案是吉二代还是吉三代?

  丙肝主要通过血液、性、母婴这些方式传播。据相关的数据统计,我国约有760万人,感染了丙肝病毒。遗憾的是,丙肝没有疫苗,因此无法像乙肝一样做好提前预防。丙肝基因分型一般分为1-6基因型。我国主要以1b型(难治型)、2a型(好治型)为主,1b型占58.6%,2a

  至于K-RAS野生患者,帕博西尼在CRC和NSCLC中均获得了较好效果。在K-RAS突变CRC的前临床研究结果表明,该药物可以有效抑制细胞增殖。患者来源的移植瘤模型中也表明,联合MEK抑制剂和palbociclib可以使肿瘤消退。2017年ACCR年会中表明,palbociclib和PD-0325901(一种MEK抑制剂)可以在K-RAS突变的NSCLC中显著提升患者的PFS。

  分开正在独立进行的另一项Ⅰ/Ⅱ期临床研究探究和PD-00325901或binimetinib(另一种MEK抑制剂)在K-RAS突变 NSCLC患者中的疗效与安全性,表现出了较好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接受的不良反应发生率。所以,CDK4/6抑制剂用于K-RAS突变患者以后也可以在联合治疗中进一步探索。就像其他所有激酶抑制剂一样,CDK4/6抑制剂也不会是治愈性的,肿瘤细胞最终会找到耐药的办法。对于耐药机制确定对于下一步治疗策略的设计也十分重要。

  

免责声明: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/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,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。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。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,助力生命,点亮生命的曙光!。

weinxin
/wp-content/uploads/logo/yaodaoweixin.png
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