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GFR抑制剂尼达尼布(nintedanib)能够医治卵巢癌和肺癌患病者吗?

  • A+
摘要

  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(Fibroblastgrowthfactorreceptors,FGFRs)是一类受体酪氨酸激酶,在细胞生长调节和组织修复等一系列生

  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(Fibroblastgrowthfactorreceptors,FGFRs)是一类受体酪氨酸激酶,在细胞生长调节和组织修复等一系列生物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FGFR1-4的变异或者表观水
FGFR抑制剂尼达尼布(nintedanib)能够医治卵巢癌和肺癌患病者吗?
平、转录水平的异常可引发起肿瘤的发生以及进展。这些变异也给肿瘤的医治带来了新的医治靶点,靶向FGFR1-4的小分子抑制剂或者单抗可为携带FGFR变异的实体瘤患病者带来临床收益。然而携带FGFR变异的患病者,其结果FGFR抑制剂医治的客观缓解率相对较低,同时也存在部分并没有携带FGFR变异却得到肿瘤缓解的情况。


  在乳腺癌中,约19%的ER阳性患病者携带FGFR1、约4%的三阴性乳腺癌患病者携带FGFR2扩增,研究也报道了其他少见的变异类别,如FGFR2融合(FGFR2-AFF3、FGFR2-CASP7和FGFR2–CCDC6等)以及点突变(R203C、N549K和K659E等)。在肺癌中,FGFR1扩增的发生率约为6%,其中肺鳞癌(SCC)携带FGFR1扩增的比例最高(约17%);约4%的肺腺癌携带FGFR1S249C突变,约2%的SCC携带FGFR3-TACC3融合,其他报道的变异类别包括FGFR2W290C、K660E/N以及FGFR2-CIT融合。在胃癌中,FGFR2扩增发生在<10%的患病者中,与淋巴结及远处转移扩散、更晚的TNM分期及更差的预后相关,其他少见的变异类别有FGFR1扩增(2%)。

  FGFRs多激酶抑制剂在多种肿瘤中已有较好的临床研究数据,如肾癌中的dovitinib(III期)、甲状腺癌中的lenvatinib(III期)、肺癌和卵巢癌中的尼达尼布(nintedanib)。除此之外,约有26种FGFRs抑制剂正在开展临床实验,其中13种处于I期临床,10种处于II期临床,AZD4547、erdafitinib和rogaratinib处于III期临床。所有的抑制剂中,73%为小分子靶向抑制剂,27%为抗体类抑制剂。而在所有临床实验中,23%(17/75)包括了与其他药品联合使用的设计。

 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  www

药道网—药到病除,助力生命。汇聚全球药品资讯:骨髓瘤药的副作用

weinxin
/wp-content/uploads/logo/yaodaoweixin.png
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